The Thief boosted
The Thief boosted

@lizard 民主国家的人可能很难理解,极权国家的臣民是无法为自己的政府的行为负责的。共产党、习近平都不是中国人选出来的,中国人接受到的信息也都是共产党筛选过的。把共产党的错误和责任全部推到一个模糊的“中国人”群体上,恰恰是共产党所希望的。君不见共产党面对“中共不等于中国人”之类的论述时有多害怕,马上开始复读“不要挑拨共产党与中国人民的关系”之类的秽言。

中国毕竟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的文化大国,上下五千年下来,群众对政权合法性这件事情天然没有概念,从上到下的主流气氛好听点说是“过个好日子吧别折腾了”,说不好听就是有奶就是娘。其实中央集权的大国(指地理)就是这样的,有奶就是娘的核心思想是我只关心谁在管我,管的怎么样,和中央集权体制天然契合。

小国就不是,屁大点事没过三天全国人民都知道了,政权不合法的话根本没有有效统治。日本军部要搞定天皇,全斗焕要搞定崔大统领,都是一个道理。

这也导致,所谓挟天子以令诸侯这种事情,大国不太可能发生,因为天子都尸臭了诸侯可能还跟妃子在床上调情呢。

Show thread

看完五共的一个感想:调侃的说说东亚三国狗咬狗还行,不要认真的说这种话。韩国人就算从全斗焕时代开始看,十年的时间内,抗争和流血没停过。日本更不用说了,日共也算是专业搞颠覆运动的了,极道见了估计都要退避三分。看你们中国,被骑在头上拉屎十年了,最近三年变本加厉,民间倒是从上到下一片祥和,跪求“爸爸再操我一个绿码”。

我也不是责怪人民的意思,毕竟论把老百姓当奴隶管,x共敢说第二那估计只有劳动党敢拔头筹。乘着八十年代的春风一路高歌猛进,再加上熟读帝王心术,结合我国官民(互不)斗争的优良传统,有这种结果想来也没什么好责备的。

The Thief boosted

包含了迷信,辱骂,不是很文明的一条嘟文。夹杂不成熟的政治观点和个人揣测。 

我们姑且把某一类人称作老狗逼们,比如全斗焕,金正日,斯大林,等等。

一个不幸的事实是,从一个较短的时间周期,比如几年,或十几年看,老狗逼们掌权当道,吆五喝六,耀武扬威的可能性是很大的。很好理解,他们的道德底线比一般人低,短期所获得的收益自然比一般人多。

当然,从长期角度看,老狗逼们总是要消亡的。即便是君主专制时代,也只持续了几百年。骑在别人脖子上拉屎,总是要被掀翻的。这也是我对你国微存希望的原因,上下五千年的奴才史里,少有几个王朝能活过百年,便是一例。尽管这一代人的知识、道德、逻辑已经被人为打压到了一定程度,但希望总还是有的。

而唯一让人感到遗憾的,恐怕就是,狗逼们当道的时间越长,在倒台的时候带给这个世界和人民的不幸就越多。既是这样,那就希望人民和民意能够真正当家作主,好好庆祝党的生日——或者是头七。

祝全世界的老狗逼们早死早超生,不要像全斗焕一样,浪费这么多人的性命。

从奔驰的赛车状况看,今天就算老汉能上台,能不能站得住也是个问题……毕竟老了

again,米克这个人不需要超的,早晚会撞/退……

法拉利这连杆位都没了,确实是要完了。

你们共产党这帮狗逼永远都逃不过因为面子而完犊子的历史循环

The Thief boosted

1、愚民:统一思想。通过朝廷的政策控制百姓的思想,不能让百姓有自己的思想,像个机器一样地运转即可,这样一来朝廷就不会受到百姓的威胁了。

2、弱民:国强民弱。削弱百姓的力量,不断打击百姓,不断剥削百姓,这样一来百姓的能力就被大大的削减,最后没有什么能力能够跟朝廷对抗。

3、疲民:为民寻事,使民疲于奔命,无瑕顾及其他事。让百姓为了养家糊口,不得不整天劳作,整天过着疲惫的生活,这样百姓也就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了。

4、辱民:一是无自尊自信;二是唆之相互检举揭发,终日生活于恐惧氛围中。用各种手段侮辱百姓,让百姓觉得自己是社会的底层,只能在底层生活,只能听从统治者的安排。

5、贫民:除了生活必须,剥夺余银余财(即通货膨胀或狂印钞票);人穷志短。通过加强赋税,压榨百姓的生产劳动成果,不能让百姓富裕起来,一直让百姓处于贫穷的状态,这样百姓只能服从朝廷的安排。

五者若不灵,杀之。

——《商君书》里的驭民五术。几千年过去了,真的什么都没有改变。

The Thief boosted

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人文项目:性别特权自查列表

1. 在与另一性别的申请人竞争时,我被录用的几率更高。
2. 我不用担心性别和家庭生育状况,影响我升职。
3. 在陌生工作场合,我几乎不会担心遇到性骚扰(queer/gay群体不适用)
4. 我的成功被认为与我的能力和经验相关,而不是我的外貌和穿着。
5. 我可以独自海外旅行,不用担心因为你的性别而成为暴力的目标
6. 我的性别被认为“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变得更有经验”,而不是不被受欢迎。
7. 如果我做与女性相同的任务,并且如果测量完全是主观的,那么人们很可能会更我更多的财务报酬
8. 如果我的家庭选择不生孩子,我的男子气概并不会受到质疑,或者被说违背了我的“自然本能”和我在社会中的角色
9. 如果我有孩子并为他们提供保健和照顾,我会因出色的育儿而受到称赞。
10. 如果我有孩子,同时是一个老板,没有人会认为我经常不在家,很自私。
11. 如果我要求见“负责人”,“上面的人”,我将面对一个与我同性别的人。我和他有很多共同处,这让我更有信心我能成为他们。
12. 小时候,我比乖乖的女孩子得到更多老师的关注。
13. 我没有被暗示,因为性别,所以我不太可能从事数学和科学专业
14. 如果我开车不小心,这不会归咎于我的性别。
15. 如果我和很多人发生性关系,它不会使我成为轻视或嘲笑的对象。
16. 我的衣橱和梳妆相对便宜,人们也不期待我花时间化妆。
17. 我不用担心体重,也不会有“我应该淑女”的想法
18. 我可以穿着同一件衣服参加许多花哨或正式的聚会,没有人注意或批评性地评论它。
19. 我可以大声喧哗,不怕被称为泼妇。我可以积极进取,不怕被称为异类。
20. 如果我有一个妻子,我们会分担家务,但她很可能会承担大部分的育儿工作,包括育儿中最肮脏、重复的部分。
21. 如果事实证明我们中的一个人需要牺牲事业来抚养孩子,我们很可能都会认为,牺牲的事业应该是她的。
22. 在我的国家中,决定法律如何制定和执行的人,大部分都是我的性别。
23. 一般我不会被陌生人打量和抓住屁股。
24. 我可以在俱乐部脱光衣服,并且当我跟朋友分享我的性体验时,他们会觉得很有趣,而不是觉得我低俗和羞耻。
25. 我不必担心因为在婚姻中出轨而被殴打或杀害。
26. 当我说话时,无论知不知道我在说什么,我都感觉自己说话时有一定的权威。

米家这种服务其实容灾和故障隔离非常好做,每个用户天然是一套iot服务的租户,而且就近接入是很自然需求。这样,多个租户共享同一个集群,做好租户间逻辑隔离,集群间基础设施隔离,那么只要不是全国骨干网级别的灾难场景,都不会导致一个故障影响所有大盘用户,最多影响几个省…
一次故障搞的影响范围这么大,时间这么长,充分说明SRE水平不行,或者没有SRE这个角色。

第一天回公司上班,人少了,网速都快了……

The Thief boosted

当我说希望男的死绝,或者至少死一半的时候,是一种抽象的男;但是当男的跳出来觉得自己被扫射到的时候,抽象男就被固定为具象男:放心,如果有名单,一定让你第一个死。

也许这就是一言男尽吧,

The Thief boosted
The Thief boosted

这事的进展真的很恐怖。今天了解到三件事:

​1. 打人的几个男的中,其中一个有女儿。网上很多狗东西说「去找他女儿玩玩」。

​2. 烧烤店老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性,她说视频中有一个黑衣服去劝架的女性就是她。这两天被人指责当时没出来管,被无数人威胁,电话也打爆了,还给她门口送花。她不得不出面澄清自己其实有劝架。

​3. 当时报警的一位女性,被记者采访,采访内容是个人隐私信息家庭住址之类的。现在有人说要去报复,让她等着。

能不能把这旺盛的注意力放在那几个打人的身上?

Show older
岁月神偷

嘿,快来把你偷到的光阴分享给我们吧!